猪猪女孩

贾正only,偶尔爬墙

【贾正】相伴

听了真相是真突然的爆肝产物
真的好喜欢这首歌,你们一定要去听
第一次发贾正有些紧张
ooc可能有
属于想写什么写什么的产物
感觉自己写的时候都感觉画风不一样
(有想要不要拆开发算了,不过懒,)
就将就着看吧











还记的第一次见面,那天好像下着雪。
宿舍门一开,门的一边是“哇”一声的弟弟,门的另一边是被弟弟弄的一脸懵逼的哥哥。
像是命运,从那一刻起,他们就没有分开过。

原来宿舍了只有朱正廷一个,后来加上黄明昊就两个。
练习生的日子比黄明昊想的要忙要累,每天课程安排的满满的,除了人的一些生活基本需要以外全是练习。
而练习的场所黄明昊和朱正廷是分开的,公司的计划,黄明昊和朱正廷的出道团体本就不同,自然是和可能一起出道的成员一起训练。
两人几乎除了睡觉前的几分钟,基本不怎么碰面。
大概来公司了一个月这样两人也不是很熟,真正熟起来是公司第一次月假。

黄明昊的那些朋友一起跑去打游戏去了,公司正好有事找黄明昊,于是错过了。
黄明昊谈完事情有些失落的回到宿舍,看到正躺在宿舍里的朱正廷,嘴里还含着一根棒棒糖。
“哥哥假期也不出去吗?”
“嗯,好不容易假期,想好好休息一下。要吃糖吗?”朱正廷递了一根棒棒糖给黄明昊。
黄明昊拿过糖,拆开放到嘴里,才觉得心情有那么一些恢复。
“谢谢。”黄明昊发现朱正廷手机里在播放着什么。
“哥哥,你在看什么?”黄明昊凑过去。
“电影推荐。”朱正廷将自己嘴里的糖翻了个面。
“嗯,这个看起来挺好看的,我之前也想看。”黄明昊看着朱正廷的手机,正好看到上次自己看上的电影。
“对了,哥哥我们去看电影吧!”
“啊?”
“反正哥哥也没有什么安排啊,陪我去吧~”第一次的假期黄明昊真的很想出一趟门,“在公司待了一个月了,不想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吗?!”
黄明昊抱上了身边这个哥哥,最后哥哥也熬不过他,于是两个人穿着厚厚的棉衣出了门。

很久以后想起这次经历两个还是想笑。
两人看着地图经历多少次迷路终于走到了电影院。
“毕竟没有怎么出来过,不认路正常的。”黄明昊到了电影院还在安慰这个因为自己迷路很久路的哥哥。
然后因为两人到的时间不好,正好没有什么好看的电影,两人买了一张离现在最近的电影票。
走进了电影院,电影一开场两人就蒙了,整部电影全是韩文的,两个人听也听不懂,看也看不懂,互相看了对方一眼,然后发现对方也完全看不懂,两人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电影全程,朱正廷都在骚扰着黄明昊,这里男主大概是什么意思,女主这里为什么跑掉了之类的。但黄明昊也看不懂,靠着自己温州人的小精明强行给这个哥哥解释着。
讲真的黄明昊从来没有这么差的观感体验过,但不说电影,这次出来真的挺开心的,至少了解了这个同宿舍的哥哥。
蠢,话多,脾气有些不太好,还有笑起来很好看。
看完电影两人顺路去吃了一餐饭,朱正廷请客,说因为是哥哥。
两人点了韩国火锅,说是好不容易出来,一定要吃一些正统的韩国菜。
最后发现韩国菜真的酸的难受,一个火锅两个大男孩都没能吃完。
出了餐馆,朱正廷给黄明昊递了一根糖,“解一下酸吧。”
黄明昊想起来,从那个时候朱正廷就喜欢在身上揣糖,自己以前其实不是特别喜欢吃糖,现在很久不吃糖就会难受,可能是被这个哥哥养出的毛病。

之后两人就不出门看电影了,倒是经常一起在宿舍用iPad看电影。
过了一段时间,宿舍里来了第三个人,叫李渊,和朱正廷差不多大。
练习的地方也在一起,当他们第一次一起回宿舍时,黄明昊听到李渊说着:“朱正廷你太厉害了吧,怎么跳的那么好的?”
黄明昊才知道朱正廷的舞蹈很好。
他们回到宿舍,黄明昊一起凑过去听八卦,朱正廷说他8岁就开始学跳舞了,不过学的是中国舞现代舞之类的,其实街舞这些,跳的一般啦。
李渊说,朱正廷你一定会出道的,你那么厉害!朱正廷只是笑笑。
李渊和朱正廷的关系上升的很快,毕竟几乎一天都在一起。
那天朱正廷一边压腿,一边泡着泡面,黄明昊听到李渊对朱正廷说,我们会出道的吧。
朱正廷听到,眼睛流露出高兴的神情,说,嗯,我们一起出道吧!
李渊比平常更努力了,每天回来的比平常还晚,有一天朱正廷晚上2点左右从宿舍回到练习室找到李渊说休息一下吧。
李渊一手将朱正廷推开,说,让我再练一会。
大概从那之后,朱正廷发现李渊有些不对劲,直到李渊说出了,他想放弃了。
练习生的生活真的很苦,除了训练还是训练,他们除了要克服身体上的压力,还有克服心理上的压力,自己是否能成功。
李渊再进来的第一天看到了朱正廷的舞蹈,他一开始定的目标就错了,他以朱正廷为目标,可无论如何也赶不上。
差距与压力压的男孩受不了,所以当朱正廷上来安慰他时,他一把推开了朱正廷,说,求你不要再和我说话了好吗?!
朱正廷看到他眼神,他想起自己还在上戏的时候,那次期末考试,老师对所有学生说:“你们看看你们一个个,学了一个学期还不如人家朱正廷学习10天的成果,不知道你们整天在干什么!”
被点名的朱正廷感觉身边的所有人正以不友好的眼神看着自己,在这次事件之后他和老师提出要当偶像,被老师臭骂了一顿。
被李渊推开的朱正廷跑出了训练室,晚上也没有回宿舍。
黄明昊坐在上铺看着电影,看到李渊回来,问:“朱正廷呢?”
“不知道。”李渊回答到,然后开始收拾东西。
“对了哥,上次说的那个电影你看了吗?”
“嗯。”
“怎么样?怎么样?”
“就这样吧。”
一片沉寂。
“我好像有东西忘拿了,我会一趟练习室。”黄明昊说完,跑了出来,他走到练习室也不知道干什么。
他看到一个不经常用的练习室开着灯,黄明昊好奇的走了过去,打开门,他便看到了仙子。
那是他的第一反应。朱正廷穿着黑色紧身裤,白色的宽松的上衣,在练习室里跳着自己所不熟知的舞种。
这种舞蹈和自己平时学的不太一样,他很柔,很软,也很悲伤。
练习室里的人并没有注意到门口的人,跟着音乐来了两个连续的空翻,让黄明昊完全惊到了,黄明昊这才知道为什么李渊以前那么喜欢在宿舍吹朱正廷。
音乐停下,里面的人也停下。
朱正廷终于看到黄明昊,“哎?Justin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“刚刚吧。”黄明昊走进练习室,“原来你跳舞真的很好啊。”
“噗——”朱正廷过去敲了一下黄明昊的头,“好啊,黄明昊原来你一直觉得是假的?”
“没有没有,不敢。”黄明昊马上求饶。
“那,你怎么来了?”
“嗯,有东西忘拿了吧。”
“吧?”
“你不回去吗?”
“啊,我还不想回去。你找到东西后先回去吧。”
“那我陪陪你吧。”
“别,你才几岁啊,别熬夜小心长不高。”
“嗯,难得的机会哥哥你教我一下舞蹈吧。”
“啊?”
“其实我有几个动作,现在也做的不太好。”
朱正廷看着这个明显不想回去的弟弟,只好妥协。
“好吧。”
最后两个都没有回宿舍,在训练室练习累了就靠在一起睡了,朱正廷拿着自己的棉衣盖在了两个人身上,就过了一夜。

之后,宿舍里人员一直在进进出出,朱正廷再也没有那么难受过,也是习惯了。
可也有不变的,像黄明昊,第一个走进朱正廷的宿舍,却没有在离开过。
又是冬天,晚上黄明昊和朱正廷偷偷的溜了出来,两人找了一家烧烤摊,坐下便吃了起来。
朱正廷拿了两瓶酒,说好久不喝了。
黄明昊说也想要。
朱正廷手马上敲了过去,你才初中生吧,小弟弟,喝什么酒啊,到时候被你父母看到我把你带坏了,不打我。
黄明昊眼神暗了暗,说那就好了。
黄明昊才告诉朱正廷,自己从小就是在亲戚家住。
朱正廷一时不知道说什么。
黄明昊抢过酒,给自己到了一点,喝了下去。
“卧槽,这么难喝?”
“噗哈哈哈哈!”朱正廷笑道捂肚子,“初中生果然还是初中生。”
黄明昊撇撇嘴,将朱正廷手上牛肉串抢了过来,往自己嘴里塞,“好吃。”
“啊!黄明昊你!”
吵吵闹闹终于结束了这次撸串。
朱正廷喝的有些醉,一个劲的往黄明昊身上靠,黄明昊推了推身边的哥哥。
“你身上有酒味,离我远一点。”
“不要。”朱正廷果断的说着,手摸了摸黄明昊的头说,“Justin,你是不是又长高了?”
“嗯,上次量身高时174了。”
“哇,黄明昊你好过分,还我那个小小的Justin。”
“哥,你是不是真的醉了?才两听不至于吧。”
“没有醉好吗!”朱正廷手用力勒住了黄明昊的脖子。
“没醉!没醉!你没醉!是我错了!”黄明昊立马求饶,朱正廷的手才慢慢放开。
“黄明昊你记得今天吗?”
“啊?”
“是你来公司一年的时间了。”
“这样啊。”
黄明昊回忆了一下,去年这个时候,朱正廷也穿着这身可爱的棉衣,在他面前,不过不一样,现在这个哥哥完全靠在自己身上。
“一年了,不知道走了多少人。”
“我不会走的。”
“是吗?”朱正廷笑笑,然后低声说道,“那你千万不要走啊。”
黄明昊感觉朱正廷说话时轻微的颤抖,像是在求自己一样。
千万不要走。
“不会的,”黄明昊拉着朱正廷,让他到自己面前和自己对视,“我会和你一起出道!”
朱正廷愣了一下,然后笑了出来。
“噗哈哈哈哈哈哈!说什么呢?小朋友?”朱正廷笑着看他,“我们差了六岁啊,怎么一起出道。”
黄明昊觉得朱正廷真的很烦。

结果还真的一起能一起出道了,朱正廷在训练室看到黄明昊时有些惊讶。
“以后,他就和你们一起训练了。”公司的人说着这句话时,朱正廷正目瞪口呆的看着黄明昊。
“你们好,我叫Justin黄明昊。”
“朱正廷,你和Justin比较熟,多带一下他。”
“啊,好。”朱正廷回道。
中午吃饭的时候,黄明昊走到了朱正廷旁边,“怎么,要一起出道吗?”
朱正廷好久没有笑得那么好看了,黄明昊想到。
“好啊。”

黄明昊不知道为什么,之后的训练感觉没有原来那么苦了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朱正廷是不是来帮自己矫正动作,让自己的练习比以前轻松一些了。
两人在公司几乎时时都粘在一起,时不时为一些小事拌嘴到天荒地老,朱正廷还总喜欢跑到黄明昊床上看电影,有时看的晚了也懒得爬起来就和黄明昊一起睡了。
“黄明昊去洗个澡吧,一身汗味。”
“累死了,连手都不想抬起来了还去洗澡,不去。”
“不是说今晚看电影吗?快去!”
“和这个有什么关系?”
“你一身汗味我难受!”
“你难受你别来啊,我一个人看着挺高兴的。”
“那个,你们进去吗?”刚从澡房出来的舍友小心问道。
“去去去!”朱正廷说着,将黄明昊和他的裤子丢进了澡房。

舍友知道黄明昊和朱正廷从来不分你我的,衣服裤子随便穿,沐浴露洗发露都是一瓶,偶尔出去外面点餐,朱正廷也总是帮黄明昊点,而且自然的不能再自然。

那天公司找到黄明昊和朱正廷,和他们说,想安排他们参加101,问他们的想法。
那天出来,黄明昊和朱正廷又偷偷溜出去了,朱正廷叫人过来点单。
黄明昊担忧的看了朱正廷一眼,说,“拿一瓶酒就好了啊,别喝醉了。”
然后遭一顿暴打。
“我们可以出道吗?”朱正廷问。
“可以的。”黄明昊说着。

朱正廷是很想出道的,黄明昊看得出来。
他们是很难出道的,黄明昊也看的明白。
当他们落选时,黄明昊并不是特别难过,不是说他不想出道只是他预料到了这个结局。
大概是在这个节目了最后几个镜头了吧,黄明昊想着,看向了他的哥哥。
他的哥哥,流下了忍不住的泪水,黄明昊的心纠了一下。
好疼啊,但是泪水下不来。
很久以前黄明昊就学会了忍耐,隐藏,将自己保护的很好。
反看这个傻哥哥,总是不带任何面罩的暴露在别人面前,真的傻。

黄明昊和朱正廷收拾好了东西,准备离开节目组。
是晚上,他们穿着厚厚的衣服,带着帽子拖着行李箱走着。
突然一个小姐姐拦住了他们,“这个,送你。”小姐姐有蹩脚的中文说着。
然后别的小姐姐也都走了上来,将送给他们。
朱正廷笑了,他鞠了个躬,用自己的塑料韩语说:“谢谢。”
黄明昊也跟着,露出一个他粉丝最喜欢的甜甜的笑,说:“谢谢。”
他们最后拍了张照,在阴暗的墙边,这是他们最后的留恋了吧。

回去的路上一路无话,他们回到了公司,回到了熟悉的宿舍。
阴暗的宿舍里,他们不愿开灯,将行李放下,礼物放下,黄明昊坐到了床上。
黄明昊看着朱正廷在解衣服,好像想起了什么。他回头看着黄明昊说。
“黄明昊,辛苦了。”
不知道为什么,黄明昊的泪水一下就出来了,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一直以来看起来学不会哭的自己突然哭了。朱正廷抱住了黄明昊,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。
他才知道,自己早就再这个人面前卸下了多年的防护,也许在这时,黄明昊不再是Justin,只是一个15岁的孩子。

第二天,公司跟他们说,让他们看开一点,去这次节目不是完全没有收获,他们现在攒了一些人气基础,公司准备推出一些团综,当他们人气到了一定程度就可以出道。
这算是一个好消息,可是事情没有那么顺利,不知道是谁先带的风气,粉丝们将无法出道的原因全部归了他们两个身上。无数的谩骂铺天卷地的袭来,让他们滚出去,离开现在所在的团。
迫于粉丝压力,也是为了保护他们,公司将他们雪藏了。
他们再次回到漫无天日的练习之中。

“黄明昊,我们这样有意义吗?”宿舍里,朱正廷问道。
黄明昊回答不上来,因为他也不知道。

公司再次找到他们两个,他们都有些意外,同时心里有些复杂。
这次的节目是在中国,是同样的类型,而且如果同意,朱正廷很可能是队长。
和上次不一样,这一次他们都无法马上给出答案。
公司说,你们考虑一下吧。

那天黄明昊和朱正廷又溜出公司,大晚上的,在江边散步。
两人牵着手,静静的也不说话。
黄明昊想参加吗?他想,朱正廷知道。
15岁的黄明昊一无所有,最珍贵的就是他现在拥有的时间,不如说他现在正是应该抓住任何机会的年龄。
而自己已经21岁了,是否还有时间继续做这一行呢?
朱正廷想起,一年多前,自己颤抖的求黄明昊不要离开,而现在,想要逃跑的却是自己。
“朱正廷,如果你害怕的话……”黄明昊开口。
“黄明昊,我们参加吧!”朱正廷打断黄明昊的话。
这是属于我们的承诺,朱正廷想着。
“但是,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出道。”
黄明昊感受到了,朱正廷有些颤抖的声音。
像是那次求自己不要离开一样。
“好。”黄明昊咬了咬唇。

4个月的时间比想象的漫长,节目的播出也总达不到想象的效果。
原因是什么,他们何尝不知道,但他们也只能咬咬牙过去。
直到35进20,他们的心态有些崩了。
“第七名,乐华娱乐,朱正廷。”
听到这个消息,朱正廷内心的慌张是不可言喻的,但是弟弟们都在身边,他必须忍住,像他之前说的,“我得把持住啊。”
他站起来,鞠躬,然后看到他最喜欢的弟弟。
脸色比自己还难看,他突然想笑。
朱正廷抱住黄明昊,轻声说,没事的。
朱正廷按耐住心里的情绪,走到台上,说着准备好的发言。
然后,走到自己的位置。
朱正廷坐在位置上,感觉冷,感觉慌张,他不知道该干什么,该看哪。
他不知道字还要怎么做。
“第四名,乐华娱乐。”朱正廷听到了关键词,才回神。
“Justin。”
黄明昊走到台上,拿着话筒开始发言。
朱正廷轻笑,看这个小孩又抖了。
朱正廷看着黄明昊一路小跑上来,直接给他一个满满的拥抱。
朱正廷有些感动,他不知道说什么,只是给这个弟弟就这样抱着自己。
分开后,朱正廷对黄明昊笑着,说:“没事的。”
还记得朱正廷在采访中,说黄明昊不cue他。
其实朱正廷知道,黄明昊对自己多在意。
眼神里的难过和担忧,直接了告诉朱正廷黄明昊的想法。
所以,朱正廷无法将自己的难过告诉他,只是笑着说,没事。

剩下十几天,他们无法去思考着件事,只是努力的去训练,只求把舞台做的更好,祈祷着事情可以有所转变。

决赛舞台直播,而且每人三次表演,还要出道排名宣布。
不紧张是不可能的。
二十个男孩站成两排,像等待死刑一样煎熬。
黄明昊手捂着胸口,感觉自己有些发抖,怎么就停不下来呢?
他突然想吃糖,想要朱正廷的糖。
第八名,果然娱乐,小鬼。
第七名,简单快乐,王子异。
第六名,乐华娱乐。
朱正廷。
名次宣布时,黄明昊几乎可以兴奋的跳起来。
他的手搭在朱正廷的肩膀上,看着朱正廷的笑脸,真好看,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所有人围了上来给他祝福,然后,让他走上出道的位置。
朱正廷拿着话筒,感谢了一波人,“最后,Justin。”
朱正廷看着黄明昊喊话。
黄明昊没想到朱正廷会cue自己,看着他那副自信又满足的样子,黄明昊不禁笑了起来。
说起来,Justin,这个发音好久没有听到了。
“你一定可以上来的!”
黄明昊看着他的哥哥自信的对自己说着,心情好像飘了起来。
好像突然没有那么紧张了,朱正廷的话好像给了自己力量,让他感觉,是啊,我一定会上去的。
第五名,香蕉娱乐,林彦俊。
第四名,乐华娱乐。
Justin。
朱正廷在看台上跳了起来了,兴奋的抱住了王子异。
王子异也回抱回去,他知道,为眼前这个男孩高兴。
黄明昊第一次发言不颤抖,他说完感谢的话语,迫不及待地跑上台去。
和兄弟们撞了个肩,然后扑上去给朱正廷了一个满满的拥抱。
他们出道了,是啊,出道了。

舞台结束,他们包了个迪厅去嗨。
黄明昊看着朱正廷一杯一杯酒的下肚。
过去说:“还喝?要醉了。”
“要你管!”朱正廷给了他一个傲娇的表情。
行,今晚先不管了。
黄明昊扶着有些飘飘的朱正廷回酒店,把他丢在床上,问:“能洗澡吗?”
“嗯。”这声嗯又短又清脆,是朱正廷一贯的可爱风格。
他看着朱正廷扶着墙走进浴室,然后帮他关门。
不得不说,浴室里有些热闹,各种磕磕绊绊的声音。
黄明昊有些担心不止一次的对里面喊到:“没事吧?”
洗完澡后的朱正廷明显清醒一些了,出来还知道找吹风机。
黄明昊再三问了朱正廷,“哥你没事吧。”
得到了朱正廷的“嗯。”才进去洗澡。
洗完澡,黄明昊看到朱正廷头湿漉漉的倒在床上,手里的吹风机不知道是对着哪个方向在吹。
好嘛,大概还醉着。
黄明昊无奈的过去把朱正廷手里的吹风机关好,拿掉。
然后黄明昊就被朱正廷扯住了。
“别走。”黄明昊听到朱正廷软软的声音。
接着一个天旋地转,黄明昊被朱正廷扯到了床上。
黄明昊正想确定情况,朱正廷便跨了上来,双手撑着黄明昊的两边。
笑嘻嘻的看着黄明昊。
“黄明昊,有你,真好。”
说完,整人一卸力倒在了黄明昊身上。
黄明昊第一个感觉,头发湿着好难受。
不过他也没有起身的意思,他抱住身上的人。
想,朱正廷,有你,也真好。


我的故事从开头就有你的名字,到了终章也不会消失。

评论(4)

热度(109)